金坛美食网 >> 主食

刘栓从化肥厂到水泥厂再到服装厂最后到电缆工业

2020-06-02

刘栓从化肥厂到水泥厂再到服装厂最后到电缆厂,并在这里下了站台。操心费神地当了一辈子厂长,突然闲下来,他的心没着没落,两只手都没处搁。

冬日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撒满地,宽敞的阳台亮亮堂堂,刘栓闭着眼躺在摇椅上不紧不慢地晃着,好像处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,又好像睡在摇篮里回到了婴儿时代,说不清是惬意还是失落。

“老刘,你看天儿多好,咱去菜市场溜达一圈呗!”老伴翠英用围裙擦擦手,她刚收拾完厨房。

“菜市场也是我去的地方?我看你这个老婆子是老糊涂了!”刘栓像吃了枪药,满嘴硝烟。

“你就自个儿作吧,早晚作出病来。哪有死在厂长位子上的?真是的!”翠英诅咒一顿,提上菜篮出家门去。

刘栓依旧腻在阳光底下,脑海子翻腾着过去的岁月,一幅幅场景像一个个电影镜头在眼前回放。那里有苦有累有烦恼,但更多的是香槟、佳肴和鼓瑟,还有簇拥、鲜花和掌声,岂是一个“美”字能概括?无奈时光无情,年龄把他拉下马,可惜了他练就的满脑袋的权术。把人玩弄于股掌之上,他就是庖丁在世解牛游刃有余,想到这,他一字型的嘴角微微翘起。

“哐哐哐”有人砸门,刘栓才想起门铃坏了还没修,若是还在台上,司机虎子早就收拾妥了,唉!他全身放松撇开惯性等待摇椅自然停下,懒洋洋地直起上身,慢吞吞跨到木地板上,一步步挪向客厅。眼睛由于长时间处于光照之下,乍一到暗处有瞬间失明的感觉。这个老婆子,出门也不带钥匙,我若一时兴起出去玩,看你不立在门边当门神。刘栓心里埋怨着打开门。

“在家呢哥,你再不开门我就要走喽!”一个面容清瘦、声音略带沙哑,学者气质的老同志站在门前缓解季节性过敏性鼻炎

“哟,大池兄弟,你怎么有空来了?请进,快请进。”喜悦的神色驱走刘栓满脸的落寞。

产后恶露老是反复怎么办

“嗯,倒是听说了,呵呵,住不惯。”刘栓把一盒软中华递给大池,“你还不了解我吗?我这人不甘寂寞。”

“知道你闲不住,这不找你来了吗,我同学黄洋,咱们一起喝过酒,下巴上有颗大黑痣的那个。”大池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“啪”地一声打着,黄色的火苗跳跃着把烟卷点燃,他嘴巴一撮吐几口烟圈,“这黄洋仕途特顺利,从部队回地方这才几年啊,竟混上了八中这所完全中学后勤副校长。他那正好少个门卫,你若闲不住,就去凑凑热闹,省得在家憋出病来。”

“行,文化部门,我愿意去。”刘栓爽快应下。

大池立马给黄洋挂了定下这事3岁小孩拉肚子怎么办

冬至这天,刘栓“走马上任”。他瞪着一双火眼金睛,努力地把每一张职工的脸刻进大脑,尽快与职工们混熟。一个月过来,全校三百多名教职工,刘栓统统认清,跟他一班的号称“见面熟”的梁子都暗暗佩服。

不久学校实行新的考勤管理办法。刘栓一大早就被黄洋请进小会议室聆听全体值班人员会议。为杜绝老师们自由出入的现象,教职工临时外出须经主管主任同意,持主管主任签字的临时外出请假条,经门卫登记签字后方可离校。未持请假条外出,门卫不予放行。黄洋强调上周已经开过教职工大会,今天就执行,门卫一定要负起。刘栓觉得小事一桩,不必小题大做。

八点整,刘栓遥控关闭了大门。甲老师说得回家带孩子去看病,主任没找着,没开条;乙老师说今天母亲忌日回家烧纸,年级主任还没到;丙老师说公公住院去交押金,晚了耽搁手术,回头补假条;丁老师说外甥结婚去吃喜馒头,车在门外赶紧开门……刘栓一听,开门不是,不开也不是。一人一声老哥,刘栓晕了头,全部放行。

黄洋接到校长命令看门卫工作监控,说他找来的门卫不听指挥,并要黄洋传达刘栓到上课时间一律凭条出入。刘栓听罢满口应承,心里暗自嗤笑。

门卫严防加三令五申,教职工大多利用周末处理家庭事务,校风校纪有明显好转。上班时间外出情况大幅度减少,偶有出入也都凭条。除了课间休息和体育课学生嬉闹,其余时间段整个校园安静祥和,井然有序。

“师傅,开下门。”

一个风雪交加的下午,刘栓正望着窗外飘飞的雪花愣神,一个女人的声音透过木窗缝隙钻入屋子直击耳鼓。刘栓回过头,几个穿戴严严实实的女人站在门外拔着脖子朝校园里望,有个但没有惊慌失措。”穿红色羽绒服的年轻女人弓腰敲击窗玻璃叫他开门。马路上一辆大巴正调头离去。

“你们是干嘛的?”刘栓走出门卫室,风把他的问话卷出门外。

“我们去外地参加国培刚回来,快开门吧师傅,一会我们还有课呢。”穿红色羽绒服的女人语气很平和,说着狠劲跺了跺脚,不知是冷还是要去除粘在鞋底的周围的雪片。

“校长说了,凭条出入,拿领导批条来,否则不许进!”刘栓字字铿锵,不容商量。

“师傅,非要我们给校长打吗?”另一个戴白色绒线帽的女人凑上来,“这不是特殊情况吗?校长也知道我们外出培训的事儿。”

“校长开会去了,开会关机这是规矩,你们打也白打,我就听校长的话,没有条子甭想进出!电力监管机构集中收到了群众反映的停电、电压过低、故障抢修不及时等供电质量、供电服务方面的问题”刘栓说完,斜眼瞅了瞅窗外,头扭向另一边。

“那好,我们回家,课不上了!”几个女人很快散去,如飘落手心里的雪没了踪影。

“这样不好吧?校长怪罪下来,咱得吃不了兜着走。”梁子怯怯地说。

刘栓嘿嘿一笑,找我的病,也不瞅瞅我是谁,说我不负,我负给你看,小样儿,跟我斗,嫩点儿!回吧,都回吧,有我什么事儿,我只管看住大门。刘栓洋洋自得地想。他嘴上一句话也没说。

“叮铃铃”内部叫唤起来,把梁子吓了一跳。他抄起“喂”了一声,递给了刘栓。

“我是黄洋,有老师向校长举报你故意不让老师进校门耽搁了教学,现予以辞退。”

刘栓手里的听筒“啪”地一声摔到地上。

共 2290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遵章守纪执行规定也不能死啃教条。刘栓从厂长位置上退下来闲不住,托关系到学校当上门卫,把本不该放出去的老师放回了家,却把从外地参加国培的教师给堵在校门之外。这不是呆板地执行学校规定么?这样的人不辞退还能辞退谁?小说对刘栓的心理活动和各种表现描述得相当生动而又真实,是一篇非常不错的微型小说,推荐共赏。【:湖北武戈】【江山部·精品推荐】

1楼文友: 20:16:54 当官后遗症曾经在很多退休干部身上都有显现。很有意思的小说,欣赏了,问候如坐春风老师。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!

2楼文友: 08:06: 7 一篇非常生动的微型小说,恭喜获得精品。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!

回复2楼文友: 15:26:42 谢谢老师,刚刚看到。感谢您的辛勤,顺祝冬安!

楼文友: 07: 8:22 还真是久居官位遗下的症状!叹叹叹! 仰观天文,俯察地理,中观人间,揽经史子集,只为敷衍成一则小文。

回复 楼文友: 15:27:28 谢谢老师一路捧场,祝您快乐安康!

4楼文友: 21:55:4 这部写的精彩,人物刻画的入木三分。

恭喜作品获精。

回复4楼文友: 15:28:15 谢谢卫老师鼓励,愿您安康吉祥!


友情链接